編者按
  一個是全球投資領域最具眼光的股神,一個是利潤增速最快的500強企業之一的領袖,巴菲特和任正非,恐怕終二人這一生,都無法在股市上結緣了。
  美國中部時間5月2日~4日,股神巴菲特領導的伯克希爾·哈撒韋公司2014年度股東大會在小鎮奧馬哈舉行。在最受關註的股東問答環節,巴菲特和他的黃金搭檔、公司副董事長查理·芒格一起回答了股東提問。又一次,兩位年齡加起來超過170歲的投資之神,向世界分享了他們的投資之道和生活之道。
  幾乎就在股神“談股論經”的同時,另一家為全球矚目的企業華為,其當家人任正非也罕見地在倫敦露面,與路透社、華爾街日報、BBC、金融時報等西方主流媒體記者進行對話。作為世界500強中鳳毛麟角般的未上市企業,任正非再次強調華為短期不考慮上市的信念,並暗諷股東會謀求短期的收益。
  兩個巨擘是否會惺惺相惜我們並不知道,但我們能斷定的是,一個投資家和一個經營者,這相輔相成的兩者會因為角色的不同,對資本市場、對公司管理存在著各自鮮明的看法,而其中的共性和差異性,才是我們普通的讀者和投資者需要去細細揣摩和把握的。
  華為公司創始人
  任正非
  華為把股東、創造者綁在一起,形成長遠眼光,不忙於套現,形成了戰略力量,造就了華為的今天。
  伯克希爾·哈撒韋董事長
  巴菲特
  對於普通的投資者來說,他們不適合投資個股。如果他們嘗試買賣個股,從長遠來看,他們不會比長期投資指數獲得更好的回報。
  任正非
  華為未考慮上市
  但會撕掉神秘面紗
  華為公司之所以能進步到今天,與華為本身的開放有關。我們支持中國繼續走開放改革的路線,繼續融入全球化,就像西方用了我們大量設備,絕大多數西方國家並不認為我們的設備不安全。中國網絡也應該使用大量的西方設備,是否安全,在於制度和管理問題。說到美國不願讓華為進入美國市場的問題,我們是渴望給美國人民提供服務的,我們能使美國網絡健康發展,但基於目前的互不信任,我們在美投資速度減慢了。
  英國近期建立的網絡安全監管委員會,我們是堅決支持的。華為有4萬多員工是外籍員工,華為大量高端科學家都是西方科學家,相當多的管理層也是西方員工,這樣的發展,華為肯定對社會越來越透明,越來越讓大家增強信任。短時間有個別國家不信任,但我相信這個歷史總會過去。大家都說我這個人不願見媒體,從而說公司很神秘,其實是我個人性格問題,而不是其他原因。我個人比較羞澀,不願面對社會的榮譽,迴避這些的時候,就迴避了媒體。所以我也慢慢走向開放,讓大家看到我是什麼樣的人,從而讓華為最後一點神秘的面紗被撕掉。
  對於公司的股權結構問題,不是我把自己的股權分給了員工,讓自己成不了大富翁。而是這麼多員工團結奮鬥,讓公司成功了,大家一起來分享。這些創造者除了分享工資、獎金、福利,還分享了公司股權。
  傳統經濟學中不斷講股東對未來長期富有信心,不謀求短期利益,這是講義。真實情況是,股東往往更謀求短期收益,這就是西方公司後來落後華為的原因。華為把股東、創造者綁在一起,形成長遠眼光,不忙於套現,形成了戰略力量,造就了華為的今天。華為應該更全球化,讓世界優秀人員加入一起領導華為。如果優秀人才進來後不能分享華為的長遠利益,也是不利於公司成長的。這幾年我們試行TUP配股制度,今年將全面推廣到外籍骨幹員工。但另一方面,一段時間里不上市,但我們不保證永遠不上市。“永不上市”這句話在邏輯上是不通的。不過至少相當長的時間里,我們沒有考慮這個問題。
  我現在在公司所處的位置是行使否決權,我沒有決策權,這已經實施了多年。公司現在由輪值CEO運作,效果良好,因此要繼續努力去實踐和改進。我擁有否決權,但我沒有否決過,我想否決的時候,就把我的想法和大家一起磋商,沒有和將來接班群體產生硬的對抗,總體還是比較和諧友好的。
  每一個輪值CEO在獨立執政期間,完全是公司的一把手,現在他們已經有很大的獨立承擔能力。傳統接班有時存在缺陷,比如說是強調把公司交給一個人,還是交給一個團隊。每個人對幹部的認識都有偏好,如果他偏好重用一部分人,另一部分人就可能離開公司,這些人可是公司用幾十年的失敗培養起來的。如果這個CEO上來,不能擔負起董事會賦予的使命,董事會會免掉他的職務,再換一個新的CEO上來,他走的時候又會帶走一批幹部,如此循環幾次以後,公司就有可能走向消亡。華為實施輪值CEO制度以來,幹部要集體評議,沒有流失多少幹部,公司利潤一直在增長,而且比預期還要好。
  我們的利潤增長很快,有能力消耗在西方投資的高成本。至於是否進入美國市場,不是透明度的問題。現在找不到華為哪點不透明,因為華為每一年的財務報表都有披露,因此透明度和上市本身沒有太大關係。所以,我們不會以是否上市作為進入美國的戰略決策。未來10年~20年,讓美國認識華為是友善的公司,才會有一些機會。我認為現在沒有太多機會,所以不要在這個地區花費太多精力,反而喪失其他地區的市場機會。
  (本文來源:中國企業家網,中國企業家微信ID:iceo.com.cn)
  巴菲特
  老想著賺快錢
  是投資最大錯誤
  對於普通的投資者來說,他們不適合投資個股。如果他們嘗試買賣個股,從長遠來看,他們不會比長期投資指數獲得更好的回報。但大多數人仍覺得炒個股更有趣。總是有人讓你買這買那,你希望能快速賺錢。試圖賺快錢是最糟糕的錯誤。
  我們持有比亞迪很多年了,我們根本沒有改變持股情況,未來也不會改變。汽車行業是很不容易做的,比亞迪有很好的管理層。但是他們也面臨著激烈競爭,不過我們會在很長時間里一直持有它。
  市場風險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會在某種程度上存在。我們根本不擔心NetJets(全球最大公務機運營公司,市場傳聞NetJets擬將私人飛機租賃業務擴展到中國)在中國的運營。未來中國經濟將繼續壯大,可能是5年,也可能是10年。中國人和我們一樣,做的都是長期打算。
  中國作為擁有4倍於美國的人口、快速增長的經濟體,她的經濟總量超過美國,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,而且是件好事。中國的經濟增長率仍然很高。中國會很棒。在這個過程中有高低起伏,有經濟震蕩,這是自然的。美國曆史上經歷了十幾次經濟衰退或蕭條,但總體上是朝前走的。中國也是一樣。
  我從來沒有看到過伯克希爾公司的競爭對手。在收購企業上,有人和我們競爭。但我沒看到任何人有一個業務模式,從根本上追逐我們想要取得的成就。別人之所以不願像我們這樣做,是因為這需要太長時間了。
  巴菲特投資金句點評
  點評者:劉建位(匯添富基金首席投資理財師)
  巴菲特:我在金融危機期間,使用伯克希爾賬上大量閑置資金進行投資,但出手太早了。如果我當時知道現在所知道的情況,如果我們一直到最底部才出手抄底,我們會做得好很多很多。但是抄底唯一的問題是我們永遠不會知道市場什麼時候是底。
  點評:投資人最後悔的是,抄底沒有抄到最底部,要麼是太早,買了又跌得更低,要麼是太晚,本來可以更早時候買得更低。很多專業投資人也經常受到批評,為什麼不等到股市跌到大底抄底最低價買入?巴菲特也遺憾自己沒有抄到最低的大底,但是他並不後悔。抄底唯一的問題是我們永遠不會知道市場什麼時候是底。
  巴菲特:買入能源期貨控股公司發行的債券是一個投資錯誤(巴菲特買入該公司發行的債券20億美元,虧損近9億美元),投資出錯是難免的,將來還會一次又一次出現。但是我不會為此指責別人哪怕是一點點。這個錯誤的教訓是,伯克希爾公司的經理人們要關註未來,搞清楚那些挑戰可能會損害自己管理的公司業務。
  點評:做投資的人都會出錯,但幾乎人人都不談自己出的錯,尤其是那些專業投資人。但巴菲特卻在年報上公開披露自己的投資錯誤。錯誤在所難免,拒不承認錯誤,迴避錯誤,才是最大的錯誤。巴菲特是人不是神,我們普通投資人拒不承認錯誤,就是不把自己當人而當神。
  巴菲特:無人自動駕駛汽車代表著對汽車保險行業的一個真正威脅,因為事故比率將會下降,保險費率也會隨之下降。對於社會非常好的一件事對保險公司卻非常不好。
  點評:技術進步對整個社會來說是大好事,但對於相關公司來說也許是大壞事。巴菲特在這方面投資教訓深刻,他投資的紡織公司倒閉了,鞋業公司巨虧了,百科全書出版公司大虧了,主要原因都是技術進步。我們在享受技術進步帶來的好處時,一定要小心這些進步可能會殺死你投資的企業。  (原標題:論市)
創作者介紹

unbdqhmtdcivn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